那晚失眠很久,在床上輾轉難眠,停了二個星期沒登山、沒騎單車(因為颱風)

就開始很想念山、很想念流汗的感覺。

走在南插天山裡,一度感到很興奮,但隨著海拔愈來愈高,坡度愈來愈陡,心也跟著一直沉一直沉。

好幾度想停下來休息,但仍是硬逼自己要堅持下去不能停,只有前面的人喊停才能停。

常常,自知體力可以,但腦袋就是一直出現「我要休息」四個字,也會出現跌落山谷的畫面。

邦嘉說,我該去掛個號了。

來到神木林裡總有種無法言語的感動,很想抱著樹靜默一會兒,若被小朱看到,他應該會直接幫我掛號!


下過雨後的山裡,各種蟲蟲都特別多,上面這一隻就是鼎鼎大名的「螞蝗」又稱水蛭,有三、四個隊員中獎。第一次見到螞蝗的我,還不覺得牠很恐怖,一知道牠的厲害之後,就....還是乖乖穿好綁腿加二層長襪了。

特別補充螞蝗的厲害之處:螞蝗身上附有一個吸盤,具有麻醉作用,一旦附著人體,可能沒有一點感覺。開始時牠只是寸餘長,等牠吸飽之後,蟲體膨脹,呈手指頭大般的透紅圓球,這時牠會目動脫落。

如不幸發現已被牠咬上時,萬不可慌忙用手去拉,這猛然一拉很可能將牠的頭拉斷而留在體內傳染病菌,可用食鹽、白糖、煙草或石灰等揉抹之,可使牠脫落化為血水,或用香煙、火柴等予以燻燒亦可使牠脫落,等牠脫落之後最好自己將傷口用力擠出血水,然後用消毒藥物敷在傷口。


吃完超級無敵豐盛的午餐之後,起霧了.... 

所謂的超級無敵豐盛午餐有:大雜麵三鍋、燻雞一大盤、海尼根二瓶、蘋果西打一大瓶、鳥蛋每人二顆、飯後甜點(乖乖、各類精緻糖果、高級餅乾)、咖啡、茶等等.... 感謝忠臣的雞腿和海尼根,你真是太棒了,你那神奇的背包裡居然跑出海尼根與燻雞哩。


鄭重介紹一下,這位是鼎鼎大名的「來福」,編列於神腳級的人物...ㄟ...不對,是狗物。

狗界裡無狗能敵,又稱獨狗求敗。若說南插天山有五公里遠,那麼牠那天來回走了二趟還不喊累。

來福是小米的愛狗,今年七歲了,若以人類的年紀來算,已經有44幾歲了,正值中年勇壯時期呢。

牠已經登過數十座百岳,比我還厲害著哩(好像不應該拿來跟自己比,因為我很弱!呵)

牠總是來來回回的走,會一馬當先的向前探路,然後再走回到主人身邊,然後又再往前探路,就這樣一來一回的走啊走,我才會說,牠是走二趟南插,呵。

牠讓我想起天山小黑,但,來福比較幸福,有個好主人照顧著,又可以常常跟著去爬山。 有一小段時間牠走在我前面,還不時回頭看我,很可能牠是在看我身後的「小米主人」,呵,是我自己愛幻想。


上南插的途中,有二個過溪處,上山時天氣晴朗,溪水清澈無比。下山時就慘兮兮了,因為下了中大雨,導致路滑難行啊。


粉紅衣的是愛演達達,中間的是邦嘉,右邊是新同學嫆菁。嫆字的發音是ㄩㄥ二聲。

這次是我第三次和邦嘉爬山,第一次是黃金峽谷溯溪、第二次是黃金稜線,前二天他都很安靜,就是一副害羞小男生的樣子,啊不過呢,第三次就露出狐狸尾巴來了,灰熊厚話啦(台語)!!!  很愛說話ㄝ,繼小朱之後,第二名應該就是他了,不過呢,他說的話還滿好笑的就是了,至少有一點幽默感,呵呵。(阿嘉:我沒說你壞話哦,感謝你下山時的糖果,讓我口渴的要命,以後請改換涼糖好嗎,我要金桔檸檬口味的,謝謝!) 

新同學嫆菁也是單車好手,去過武嶺哩!讚。一路上不管離她多遠,都能聽到她「中氣十足‧無人能敵」的超級大噪門,尤其是她的哈哈哈笑聲,一開始還覺得滿刺耳的,漸漸的我就麻木了,因為有笑聲代表還沒攤掉,是好事一件。呵呵....(不要怪我說話太直

這次南插天山沒有成功攻頂,還差300公尺的高度,約一個半小時的腳程。

下午一點十五分左右,大家吃飽喝足,天氣開始轉陰了,小朱決定下撤,一說下撤,雨就來了。

第一次遇到下雨走山路,感覺是漫漫長路,永遠走不完,潮溼的山林悶熱的空氣,讓身體汗如雨下,外面下雨、裡面也在下雨,心裡還是不勉嘀咕了幾句,膝蓋這次又碰撞到岩石,腫了一包,難道真的要去買黃金護膝了嗎....

下山途中,看到樹洞裡有三隻保特瓶,想要把它們帶下山,邦嘉說,那是保命水,我才恍然大悟,的確,在臨界天堂一書裡有提到,有些沒水源的山裡頭,會有一些保特瓶裡頭裝著水,或者用來集雨水,讓不幸遇難的山友,在危急時可以使用。嗯嗯...這群山友腦袋裡裝著好多好多不同的東西,這些東西都是由他們自身的經驗累積而來的,該好好挖取才是。^^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ree520530 的頭像
tree520530

一家四口‧草莓樹

tree5205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